相声这行解放前叫“撂地”,最早的相声艺人在街上人多的市集画个圈唱“太平歌词”招揽顾客,人多了就开始说(那时叫玩意),后来发展成俩人,改成相声。说完了,拿一个簸箩问人“要钱”,这叫“开口钱”,说难听点儿就是“要饭”属于下九流。

民间艺人学艺比较苦,很多艺人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后人吃这份苦,受这个罪,所以就不会亲自教自己的孩子学艺,但在那个年代孩子耳濡目染的会了又喜欢而且还很有天赋怎么办呢?又没有其他办法,就只有在同行里和自己辈分相同的艺人里找个“师傅”教,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声界不成文的规定流传至今。

相声界最不好理解的就是:自己儿子明明是自己培养出来的,却要去拜在别人门下,而不能传承自己门派艺术。比如马志明老师,虽然艺术风格很像其父马三立大师,但是他只能算在朱阔泉的门下,而他风格又和侯宝林等师兄相差甚远,久而久之自己门派的艺术特点就不能很好的继承下来。

正是因为这种行规的存在才使得门派创立者的后人都不能得到传承,比如传播侯氏相声的艺人中就没有了侯氏传人,马氏相声里没有马三立的后人,而马三立的儿子马志明老师则去顶立朱阔泉的门户。长此以往势必造成相声就没有特色鲜明的流派特征,不得不说成为了一种“乱象”。

根据我的理解,儿子不拜自己,差不多是所有手艺的行规。大体有两个原因,第一父母最了解学艺很苦,学成到以此为生很难,学的过程中难免挨打,可能下不去手,但是不经历这一关又成不了,这种挨打和单纯体罚是有区别的,要区分开。第二如果父亲传给儿子,那对这个手艺的发展不利,只是在自家学,没有传出去。从某些角度来说,也是避嫌自卖自夸,得有别的师傅认可是那块料,这比起现在的艺人不遗余力的亲自推自己的孩子来说,也能看出来老一辈艺人的操守,怕别人指脊梁骨。